跳到主要內容

[分享] 公視「有話好說」節目專訪逐字稿─馮光遠篇

前幾天有貼過一篇BBC中文網對台北市長三位主要候選人的專訪,那時候開始我就在想,是不是還有一些時間稍微長一點、品質又高一點的專訪可以跟大家分享,想來想去還是覺得由陳信聰先生主持的公視有話好說這個節目內容最適合,因此就著手開始製作逐字稿的工作。而之所以先發表比較晚接受專訪的馮光遠先生,是因為馮光遠先生在媒體的曝光率較低,但他的理念與價值的確有值得一提的部分,因此這裡我就先放上馮光遠先生的專訪逐字稿。下一篇文章會是另一位候選人柯文哲先生接受專訪的逐字稿,至於國民黨籍的候選人連勝文先生,由於目前還沒傳出有上「有話好說」這個節目的可能性,因此我可能考慮改以其他節目的專訪來代替,但近期比較適合的選擇應該是連勝文上少康戰情室的那次。

專訪影片

專訪逐字稿

陳信聰:觀眾朋友您好,歡迎收看今天有話好說的節目,我是陳信聰。今天我們再來關心台北市長選舉的情形,有一個人很不一樣,到現在呢,很多人還不知道說他在選台北市長。可是也有很多人對他的參選是耿耿於懷,很多人說幸好有這個人來參選,使得這一次的選舉充滿美麗、豐富、有想像的一個可能性。可是也有很多人認為說這個人參選,恐怕叫做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歡迎收看今天有話好說的「市長你怎麼說」,我們歡迎馮光遠先生。

馮光遠:各位觀眾大家好,信聰你好。

陳信聰:我們現在在馮光遠的家,其實如果你看到的話,是一整排的書啊、一整排的黑膠唱片啊、滿山滿谷的書、還有像是他的一些創作的一些作品,擺明了他是一個文化人、讀書人、搞藝術創作的人,那你幹嘛來選市長呢?

馮光遠:選市長是因為有一種莫名其妙的使命感,就是看到台灣的現在的政治,為什麼都是蠢才在上面呢?蠢才太多,把台灣的政治搞成今天的局面,那我們這些讀過一點書的人,對於台灣有一點想像力的人,是不是可以出來呢?我們出來那以後媒體的版面,是不是可以稍微少一點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我們多討論一些對台灣比較有建設性的一些內容呢?我覺得與其作為一個媒體人,把太多的時間花在政治的批判上面,為什麼我們不取代那些非常糟糕的政治人物,我們自己來主導一個城市呢?

陳信聰:不過你所說的蠢才,我不知道你在指誰。但是很顯然我們現在兩個比較有知名度的人,一個是醫學系的教授、所謂的葉克膜的權威;一個是說他是一個在企業,或者是有國際觀、或是一個青年才俊,他不是蠢才啊。

馮光遠:沒有,我講的蠢才,是現在是說坐在位置上面的這些人,把國政搞成這個樣子,把市政搞成這樣子的一些人。那當然有現在就是說參選的人。其實裡面我不管他是不是蠢才,可是讓我們稍微檢視一下他們的政見吧,讓我們稍微檢視一下他們整個參選的過程裡面,他們帶給台北市民怎麼樣子的思考吧!你說有值得我們來討論的嗎?除了,你知道一些帳戶的東西;除了現在是竊聽的東西,那除了一些比較是屬於天龍國的這種喜劇演員的這些台詞的東西,我們看到些什麼東西呢?好像也沒有吧!

陳信聰:容我這樣講,可能比較不客氣、不禮貌。剛剛一開始介紹您的時候,說有人批評您這叫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如果純粹就民調,或是民間一般的看法是說,你要當選台北市長,恐怕比...登陸火星還難。然後您的民調現在大概比較好的是到3%多,一般情形我們看到是2%或是2%以下,你是來亂的嗎?

馮光遠:台北市已經亂成這個樣子了,還需要我來亂嗎?我覺得現在的很多的媒體,基本上都有、背後都有一些黑手,所以我從來不去管媒體的一些操作面的東西。例如說媒體上面很少有我的新聞,為什麼?因為其實很多媒體的老闆,他們心有所屬,他們早就認定說:「我應該支持這個、我應該支持那個。」所以就算他們媒體裡面的這些,真正很棒的一些中階的、中高階的記者也好 編輯也好,他們都是做出很多很好的新聞。可是他們不會用。為什麼呢?因為老闆已經先入為主,那其實你講的民調,要知道台灣很多民調是可以被收買的、是可以被操作的。所以我們什麼時候要去相信這些民調?

陳信聰:但也不可能買了所有的民調、操縱所有民調。

馮光遠:對,可是當你今天一開始的時候你就是舖天蓋地的,用你們的一些民調去主導一些事情的時候,其實很多人在後面拿著所謂的傳播學理論上面Bandwagon(從眾)的這種理論嘛!就是這樣子了,那大家就基本上就不太來管這個馮光遠,就變成說這是一個惡化的東西、惡性循環的東西!所以你今天要談到媒體的這個效應,我覺得在這次的市長選舉裡面,在這次全國的選舉裡面,我覺得媒體在選完之後,應該大家要來深切的檢討一下,在台灣民主的過程裡面,媒體到底扮演一個什麼樣的角色?媒體是不是,如果要讓台灣變得一個更文明、更民主的一個國家,媒體是不是在自己的這個內省上面大家是不是要多花一點時間?

陳信聰:如果我們用成敗論英雄或是用成敗定罪的話。我想在這一次選舉會有一個很特殊是,特別是兩位比較被看到的候選人,他們其實是很拉鋸的。但是如果我們就以前的一些資料來看的話,這一次如果要當選台北市長他至少要70萬票,這個是在低投票率,大概六成五左右。陳水扁拿到最高票是68.8萬,換句話說柯文哲如果要贏的話,他至少要多拿到2、 3萬票以上。最少最少,馬英九拿到最高票是87萬多。郝龍斌呢?在上次選舉拿到將近80萬的票。換句話說,連勝文如果要落選的話,他至少要掉了20、30萬票以上。也就是最後最後,選舉的兩個人的勝負差距可能就只是在2 3萬票左右,而你剛好就可以拿到2、3萬票。如果依照民調的話,會不會到時候落選的一方,就會說都是馮光遠害的?

馮光遠:今天任何的候選人,如果他本身不吸引人、本身犯錯,然後最後因而落選,我這個有提出最多政見的人、我這個最主張價值的人,難道要被歸罪嗎?這是什麼樣子的一個思維邏輯讓這些人去這樣子思考呢?今天台灣難道永遠就是一個藍一個綠這樣對峙嗎?我們去思考事情的時候,能不能夠把它提升到一個價值面呢?很多事情是沒有藍綠的喔,今天食用油的問題有藍綠的問題嗎? 沒有啊!藍綠吃到那些油,中毒就中毒,把身體搞壞就是搞壞了,沒有藍綠的問題。

陳信聰:OK 那你到目前為止,提出什麼新價值?

馮光遠:今天我們提出來最好的一個價值,就是從我們的宜居、從我們居宅政策開始的,所有的價值,很簡單嘛!我們就主張如果我當選市長的話,我們絕對要禁絕所有跟建商再來所謂搞聯開案,聯開案是過去這些年台北市地價大漲,台北市出現這麼多弊案的一個元凶!很多公有的地、市有的地被低價賣給了建商,建商炒作土地,他們有沒有回饋給這些市政府官員,大家心裡面明白!至少已經有市議員因為拿錢已經被定罪了,所以我們今天有多少的像這樣子聯開案、像這樣子大的BOT案,我們必須絕對要禁止!其實我們認為台北市今天,我們的財政是非常健全,因為台北市的整個預算是最多的!我們只要能夠節流,你知道我們不要亂花錢,台北市絕對是有錢來做很多事情!

陳信聰:所以你認為美河市是絕對錯誤的、雙子星是絕對錯誤的!

馮光遠:對!我不只這樣覺得,我覺得現在正在就是說有一些正在蠢蠢欲動的,很多的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基本上都跟所謂的土地炒作、都跟所謂的權貴有關係。這些事情如果,我們剛剛講到價值,這些事情如果不阻止的話,我們的價值就崩毀了!我們價值真的崩毀!為什麼台北市的這個房價這麼高?因為熱錢大量的湧入,因為國家整個貨幣政策的錯誤!使得台北市有很多年輕人,有很多弱勢的族群沒有辦法再負擔得起在台北市居住。

陳信聰:所以如果你當選,雙子星就不蓋了?

馮光遠:基本上當然不可能。

陳信聰:你是說當選還是雙子星?

馮光遠:我說雙子星這件事情、很多雙子星的東西一定要拿出來重新檢討。包括像大巨蛋都要檢討。

陳信聰:大巨蛋也要檢討?

馮光遠:大巨蛋原先的整個,當他們標到那個案子的時候,就是一個很簡單的一個棒球場的室內,就是有一個有dome、有屋頂的這個室內棒球場的一個案子而已。什麼時候已經周邊出現這麼多的旅館的東西?什麼時候因為裡面的規劃太擁擠,必須把所有的這些建物要往外面推,以至於說外面的那些道路,有沒有?就是那些為什麼護樹運動會產生,就是因為他們要把外面的那些樹全部砍掉。

陳信聰:那社會住宅你怎麼蓋,你如果不跟建商維持一定的,不管是BOT或其他的形式,你怎麼蓋社會住宅?

馮光遠:社會住宅在台北市,到現在為止幾百戶,幾百戶裡面。其實它的成效 我們都應該去檢討,社會住宅不是解決這些問題的這個萬靈丹,其實台北市的現在空屋,空屋7%、8%耶!我們現在空屋有7萬、8萬、9萬戶,我們怎麼樣子利用這些空屋,好好的把這些空屋的問題解決掉,那這個東西,我們現在已經有這麼多空屋了,你還要再來建這麼多的所謂社會住宅嗎?那更何況其實我們今天對於所謂社會住宅的這樣子的一個觀念,到底是就是一下子蓋很多呢?搞成像平壤像北韓這樣子,就是說一棟一棟一棟這樣子,就是非常沒有這種特色的這些所謂的集合住宅。就是說在城市裡面,而且我們沒有那種土地,完全沒有這種土地。

陳信聰:OK,所以你不會再蓋新的那個建築物?

馮光遠:新的建築物是可以考慮,可是我們要在一個,我們現在的基礎上面先解決很多空屋的問題。

陳信聰:我看你的夯台北的網站,你談到要解決高房價的一個很重要的措施,是讓台北市政府當包租公。

馮光遠:我想代管代租。

陳信聰:但是我想問的是說,台北市的一些房子之所以租不出去,或許是因為價格太高,或許是它這個房子本身有一些問題 、有一些瑕疵。如果讓台北市來當包租公的話,第一個會不會反而,你想要壓低房價、壓低房租,反而助漲了房租。第二個你包租下來的會不會都是一些有問題的,這還是租不出去啊!

馮光遠:OK,其實代管代租的觀念,基本上是很多歐洲的這個所謂社會主義政策的這樣子的一些國家、一些城市他們採用的,市政府之所以可以來擔任這個角色,因為市政府有預算,可以把這些房子,有些東西其實屋況很不好、不是很好,市政府比較有能力去做屋子的這個修繕,可以提高。例如說裡面管線的整個的替換、例如說這個外表的拉皮、例如說也只有市政府能夠在某一些空屋的附近把整個社區、同時讓它提升起來。所以當市政府今天把這些房子修繕好之後,我們要知道,台北市很多空屋、可是很多的房東,不太願意租房子出去。因為他們很小心,他們怕有一些這些、這些所謂的他們的這個租戶,進來、不走了,不走了或者是說造成,對他們造成很大的困擾。台北市有很多的,需要房子的這些房客,他們也不太敢、就是說不太信任房東。因為他們不知道,房東什麼時候會趕他們走。

馮光遠:是,什麼時候會提高房租。所以就是說,如果市政府扮演這樣子一個仲介的角色,其實雙方都比較信任市政府。

陳信聰:但是你也忽略了,絕大部分的房東之所以在房客這邊有一些顧忌,他怕的是被扣稅,如果你又讓政府來代管代租的話,那不是把所有的資料都給政府?所以這個政策基本上是很難實施的。

馮光遠:沒有 其實很多的房子他今天如果要來做投資用,今天為什麼台北市有很多空屋,其實有很多是投資性失利的空屋。當你今天是投資性失利的空屋,對不起、我們根本就不要去碰這些房子。你知不知道,因為你們已經就是說對於賺錢這件事情,你們已經想的就是說斤斤計較到這種地步,所以你要買這個買那個到處都買,你以為你賺錢了,其實你到最後你投資失利、你賠錢,那是你家的事情。

陳信聰:OK,談一談。

馮光遠:所以我們比較不去碰像這樣子的房東。

陳信聰:宜居是你這一個整個參政,很重要的一個核心概念?

馮光遠:對,核心概念。

陳信聰:那台北市哪裡不宜居了?

馮光遠:沒有,台北市今天要談到宜居的這個觀念的時候,我們必須要知道,台北市現在有太多的地方。它,第一個它的社區,是不是裡面都有一些,例如說有關於托嬰的、有關於像這樣子長照的這些的社區的這方面的設施是不是健全?那我們要去做檢討,我們要把這些社區,有關於這方面的,找真正的這些、這些設備檢討出來。讓每一個社區,其實不只是說我有房子住而已,其實我的整個生活的機能必須要在這個社區裡面其實都儘量能夠找得到。宜居的觀念甚至包括就是說,為什麼我們覺得宜居是核心?因為你要知道連多元成家這樣子的觀念都跟宜居有關係喔!為什麼呢?如果今天多元成家是一個法定的一個,其實是他們的權利。那這個時候如果中央他不做,我們地方政府是不是可以在,例如說一些身分的這個證件上面註記?說這兩位男士、這兩位女士他們是一對。他們有,我們市政府承認。他們的這個所謂的這個婚姻上面的關係,在這樣子的一個基礎上面,我們是不是可以讓這些人跟其他的異性戀的夫妻一樣得到某些租房上面的優惠呢?這是非常現實的問題對不對?所以這個時候我們的宜居的政策甚至包括例如說跟多元成家裡面的一些居住的這些,這個條件好壞都有關係,這個東西,整個宜居的東西絕對不只是說這個社區好、 那個社區壞。不是,好社區裡面、裡面是不是有,就是說真正就是說照顧到?例如說長者、照顧到嬰兒,或者是說我們這個社區裡面是不是可以自主成立很多像這樣子的這樣子的這個、這些單位,然後自己來就是維持,像長照自己維持、像這個托嬰托育。而不是你知道就是說其他地區要長途跋涉,然後找人家過來。我們要儘量讓各個社區發展出它自己的一個生活的機能,這個是一個宜居的觀念。不只是就是說每個人有房子住而已,其實要住得更舒適、住得更就是說一個樂活的觀念。

陳信聰:你還是沒有很具體跟我們講到底現在發生什麼問題了呢?為何台北市不宜居呢?

馮光遠:現在台北市整體的就是第一個,它房價太高嘛!

陳信聰:OK。

馮光遠:所以房價太高,很多人就必須被迫搬到,搬到比較郊外去。

陳信聰:桃園、新北市。

馮光遠:對,是啊。所以就是說如果我們整理出台北的空屋,你知道或者甚至是說我們因為這個捷運的整個越來越這個方便,你知道。 我們是不是可以調節,例如說市政府員工的上下班時間,光是調節上下班時間它會影響到一般民間的就是說整個的、工時的整個調工作時間的調整。這樣子的調整,你是不是就能夠讓一些住在比較偏遠地方的人,他其實更樂意就是說搬到外面去?我們這邊有一個很重要的觀念就是說,decentralize。台北市太擁擠了,大家都住在這個地方,我們是不是可以就是說去中央化?把有一些單位、把有一些你知道就是說設施移到比較郊外的地方。包括例如說台北幾個轉運站,轉運站為什麼都在市中心呢?在國外你知道尤其是一些比較,比較有就是說生活機能健全的這種城市,轉運站不可能在市中心,很多都在比較郊區。因為它有捷運可以聯絡嘛!就是說我們現在一定要通盤檢討我們整個城市的設施,然後我們來想城市裡面是不是一定大家都要擠在這個地方來生活?我們是不是可以藉著例如說去中央化這樣子一個觀念,是不是藉著因為捷運的關係,然後藉著就是說市政府其實可以主導一些居住的條件,這樣子的關係把整個生活的機能擴散到也許更平均的擴散出去,這個也是一個宜居的觀念。

陳信聰:你每天騎腳踏車,這跟你當市長會有任何的關聯性嗎?

馮光遠:只有一個人,一個市長每天騎腳踏車,他才能夠真正的用第一手的經驗看到這個整個城市的變化,他才能夠知道這個城市,你知道例如說,你不要看這個道路的問題,光是道路的問題,為什麼台北市現在還不是一個非常適宜騎腳踏車的一個城市?因為台北市的所謂的所有的基礎建設,就是所謂的這個結構面的東西還不是對腳踏車這麼友善。所以作為一個騎腳踏車的人,作為一個騎腳踏車的市長參選人,我其實在過去10幾年、台北市12個區,我除了北投區沒有騎過之外,11個區全部都騎過。我其實從騎腳踏車的過程裡面,第一個我領略到台北市的美,就是所謂的巷弄之美。第二個,我其實可以看到台北市的整個的興衰的東西,我作為一個騎腳踏車的騎士,我其實更可以看到就是說那些高高在上的這些市政主導者,他們永遠不可能看到這一面。因為他們永遠就是坐在他們的大車子裡面,家、市政府、市政府、家。他們就算去外面巡視的話,他們永遠看不到這些細節,我覺得騎腳踏車的人,對於城市的思考,絕對會比坐在那個你知道豪華轎車裡面的人對這個城市的思考要來得更細膩。哪裡不一樣?你光是你騎在這個路上面,光是看到這些店面,他們是就是說這一陣子,為什麼這些店面全部都搬到巷子裡面去了?你知道你坐車的時候你不會注意這種事情,你光是看到、你知道,為什麼這個整個這個騎腳踏車的道路,上上下下、永遠是會造成騎腳踏車的這個傷害,你就知道 從來沒有人把心思放在這些破碎的這些紅磚道上面,你知道 可是這些東西常常就會導致一個人因為紅磚道的問題摔跤受傷,你知道這些都是市民每天在過的日子。

陳信聰:前一陣子你入獄了20天,你在獄中寫了一封信家書給你的女兒,其中談到民主是一個很巨大的創作?

馮光遠:對

陳信聰:我想問的是說,不管是你這一次的參選或者是未來,或者是整個台灣的民主,你到底要創作什麼,你創作之後的那個作品會是什麼?

馮光遠:其實這個創作是一個大的作品,我特別跟女兒講到這個創作的創作者動輒上百萬人,他們都在創作,這些人創作從各方面。有些人創作典章制度上面的東西,有些人從理念上面。

陳信聰:那你呢,你要創作什麼?

馮光遠:我覺得我其實是一個,我永遠把自己當作一個所謂的倡議者,倡議者的意思是說我其實永遠可以想到很多比較,比其他的作政治的人想得更早、想得更遠的東西。你知道,我的創作就是我始終可以提出很多新的概念,例如說如果我今天是市長,我保證我一個月,大概有一半的時間是騎腳踏車上班,當我騎腳踏車上班的時候,其實是可以帶動很多人開始騎腳踏車上班,當很多人開始騎腳踏車上班的時候,其實可以帶動所有的道路的大家可以開始重視這個整個道路的安全。可以開始重視整個,怎麼去解決腳踏車、行人、機車、汽車之間的這種緊張關係,你知道如果大家開始騎腳踏車上班的話,更多的問題馬上就可以都可以思考到。例如說騎樓的問題,騎樓我們要怎麼去利用?因為騎樓現在不能夠騎腳踏車,可是騎樓上上下下還是不平。你知道例如說腳踏車跟機車之間的這種緊張關係,我們是不是要鼓勵機車呢?還是就是說其實大家應該慢慢用腳踏車來取代機車?因為現在以捷運的方便,其實我們把從家裡到捷運之間這一段路用腳踏車解決,遠比就是說從家裡騎機車直接去上班,所以我覺得有太多的問題可以因為騎腳踏車而就是說,大家開始去思考。如果主其事者,某一些的某一些地方他永遠不去涉入,他永遠不會去思考。這種事情的話,我覺得這個下面的人不見得會主動的去想這件事情。所以我說我一直是一個所謂的倡議者,20幾年前我跟李安寫囍宴的時候,倡的是什麼議呢?倡的議就是同志平權的東西,同志基本上是一個基因的問題,不是道德的問題,所以大家不要再把同志汙名化,這是一個最基本的概念。倡什麼議呢?一三三,就是說憲法這個實踐聯盟,做這件事情,其實是希望大家開始就是說除了選舉之外,思考罷免的事情、思考創制複決的事情,這才是一個完整的一個民主的一個架構理論。

陳信聰:我記得你在要參選那時候,我曾經問過你到底為什麼要參選?你跟我談到說你想要在這一次選舉中,讓議題可以浮上檯面。

馮光遠:對,讓大家可以好好認真的來去討論一些事情。

陳信聰:可是現在只剩下20幾天,很顯然你想談的沒有人要跟你一起談,也就是說不管是在媒體上,或是在市政討論上,你都已經相當程度被邊緣化,如果是這樣的話參選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馮光遠:沒有啊,其實你看我這次參選,光是我、我就是希望年輕人出來,出來參與政治這件事情。其實很多人響應,其實很多人就是說開始從參選里長開始,我其實這兩天我去高雄我幫幾位20幾位年輕人助選,因為他們都參選他們那個地區的市議員,他們全部都是學運和太陽花世代的一些年輕人,我覺得這個就已經就是說對我來講,我要做的一些事情,就一步一步做出來,我們今天不可能一下子就是說達到我們所要設定的,所有的目標。可是如果我們今天不做這個第一步,不走這個第一步,沒有人會走。因為我們這批人永遠,我們不是那麼功利,我們今天我們標舉價值你知道,那你們在那邊談顏色,你們去談沒有關係。可是如果現在是2014年,我們連這個事情都不能夠再開始的話,我真的很擔心2016年當這個立法委員開始選舉、總統開始選舉的時候,大家還是每天炒作八卦的東西不談真正價值面的東西,我覺得台灣的民主就是說那個整個的崩解的過程,這是我們可以看得到的,談到價值的部分。

陳信聰:當然你在30年前寫囍宴的時候,其實很早就在提倡同志平權這個概念。可是你這1、2年來一直在談所謂的我們的總統的特殊性關係,這個對於很多人在提倡同志平權是對你很不諒解,那個意思就是說,每個人都對自己的性傾向有所謂的隱私的權利,對於自己的一些個人隱私,他有不被強迫曝光的權利。可是你卻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而且是公開的要求我們的總統,必須公布他的性傾向,這對於許許多多的同志而言是非常殘忍的一件事情。

馮光遠:我從來沒有要求任何同志就是說公開出櫃,我所有的這方面的,這個同志平權的東西絕對都沒有牽扯到隱私,可是我必須要講馬英九,馬英九是一個已婚的總統,他所有的特殊性關係其實只有八個字:「以權謀私 以私害公」,他其實牽扯到的是權力的關係。任何總統,大家要知道沒有隱私的啦,尤其是一個已婚的總統,他哪裡有隱私?他的健康有隱私嗎?他的財產有隱私嗎?他的感情有隱私嗎?沒有隱私,為什麼?因為總統他肩負到整個國家的這樣這麼多的這個決策,如果今天,尤其是一個已婚的總統,如果他是同志,想想看他會被多少人勒索?甚至敵國,所以任何一個國家的元首,你知道他因為他的身分太敏感了,除非你根本就不要來玩政治!沒有人去理你。如果你今天是一個已婚的總統,對不起,沒有隱私。因為你今天做的很多事情,我之所以批評是因為你的那個最要好的朋友,從來沒有任何就是說就是相關的歷練,掌管了國家這麼多的事情,把手伸進國家,這麼多的大事裡面,這個東西合理嗎?

陳信聰:但是如果依照你的邏輯的話,總統必須這樣被要求、副總統也應該、市長也應該、市議員應該、校長也應該,任何主管都應該啊!

馮光遠:沒有,NO,總統特別。我覺得尤其是已婚的總統,為什麼?任何人只要沒有結婚,沒有人有權力去談他的隱私,這是為什麼我這兩天特別挺九把刀,九把刀他有沒有結婚,他沒有結婚嘛!所以他沒有任何,就是說這方面的所謂的道德的這些問題對不對?可是一個已婚的總統、已婚在台灣通姦還沒有除罪化喔!如果這種事情哪天被掀出來是犯罪的對不對?所以我們今天談的東西,不要用這樣子的一個理論去套到所有的同志頭上,沒有。你知道任何同志,如果你沒有這個信心,對不起看清楚我的主張,以權謀私、以私害公是最糟糕的一件事情。尤其你知道,就是說跟你這麼親密的那個人,他擔任的是國安會秘書長,他以前擔任的甚至擔任到駐美代表,這麼重要的一個工作,整個國家的精英裡面,尤其是外交圈的精英裡面,他們要的一些工作,駐美代表絕對是一個指標,憑什麼又是你在做?你做出什麼成績嗎?沒有,憑什麼?告訴我們國安會秘書長一回來,把整個國家搞得亂七八糟,張顯耀的事情、一堆事情,完全逾越體制。去做一大堆的事情,更不要講你以前,你以前在這個整個的這個國家的體制裡面,你連一個官位都沒有,你可以管這麼多的事情,合理嗎?我們對馬英九的這種提出來的質疑,合理嗎?

陳信聰:但是你如果要批評這件事,你又何必非得扯到同志呢?

馮光遠:NO,我跟你講有些事情是顯性的,例如說異性戀這個事情,如果今天一個異性戀,已婚的總統跟男性的總統,跟一個異性戀的他的幕僚女性,每天在這個總統府裡面搞到10點11點都不回家,這個東西人家一看就看出來了。可是同志的東西,當他是同性的時候,有些東西是隱性的,有些東西是沒有辦法去講的,可是他裡面牽扯到的有關於國安的東西,卻是這個就擺在那邊的。所以這個是,就是說同志問題,其實裡面牽扯到的問題太多了,所以我們如果非常簡單的,就把他說,OK!你因為這樣子講你傷到某些人的感情,對不起。我沒有要求任何人出櫃,我要求的是一個已婚的總統,我們質疑你 如此而已,你如果不是 開記者會嘛!

陳信聰:我之所以問同志這個議題,是我想請教您,您的這一次參選,究竟讓台北市不管當選與否,究竟讓台北市或整個台灣進步了嗎?如果是的話是哪裡進步了?

馮光遠:光是來談議題、光是你看,我們丟出這麼多的議題。光是例如說,多元成家的議題,光是有關於宜居的問題,光是例如說我們主張這個警察跟消防人員組工會的這些議題,我們丟出一個一個一個的議題,談不談是你們的事情。可是作為一個參選人,我們必須再樹立,另外一種標竿,就是說當你要出來你知道你競逐的是一個市長的位置的時候,對不起,不要每天談八卦啦!八卦跟市政沒有關係!八卦 可是很可悲的是八卦引來很多的討論,八卦引來了很多的版面,八卦讓這些人的名,就是說名字,一直在一般人的腦海裡面打轉。你知道,那我們這些談議題的,基本上就是像你講的邊緣化,可是要不要這樣做?還是要這樣子做,因為我們標舉的是價值,因為標舉價值,我們沒有辦法,我們這些現實的馬上看得到的這種利益。如果我們拿不到我們認了,可是如果說沒有人,就是說因為這樣子沒有人出來標舉價值的話,台灣的民主我覺得那更是往就是說走下坡路。

陳信聰:最後結果會不會只是像唐吉訶德對著風車講,最後沒有任何改變呢?甚至連累積都沒有呢?

馮光遠:我覺得不會,我覺得因為318的學運,我覺得因為網路世代的興起,這些事情是會發酵的!我覺得318其實讓台灣,尤其是年輕人終於感覺到,就是說整個台灣是他們的台灣,而且他們可以從網路裡面看到,台灣是他們的台灣,所以我覺得這些事情,我們一直去做從網路裡面發酵。我覺得到最後,其實不會徒勞無功。

陳信聰:最後你認為誰會當選?

我覺得其實到最後是一些還是在講顏色,你知道。然後也沒什麼政見

陳信聰:我本來期待你會回答我說,最後一定是你當選。

馮光遠:沒有,基本上我們對於整個現實面的東西,其實我們一直認為我們要做的就是把價值拚出來,你知道我們真的要去做一些所謂當選不當選這種事情的話,其實也許我的臉皮要更厚。你知道 就是說在募款上面,你知道也許我們要炒作更多的,就是說沒有營養的東西。可是這東西,不是我們會做的事情,我們陣營不會做這種事情,所以今天我相信你知道,其實在台灣尤其是這一次在台北市,你知道炒作成這個樣子,到最後其實大家會發現,那個民調永遠是越沒營養的東西,民調越高這個是台北市民的悲哀。

陳信聰:非常謝謝,馮光遠接受我們的訪問,我們再來看下一階段有話好說的節目。

本著作依據Creative Commons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授權條款釋出

內容如有錯誤 煩請不吝指教

留言

熱門文章

[How To] 還不知道怎樣低調還原的鄉民看這裡

本文絕對沒有叫鄉民去領便當的意圖(?)。在批踢踢上的某些專版,會因為某些特別的需要,所以必須使用低調碼來傳遞訊息。有沒有效果當然是見人見智,但板規這麼寫,也只好這麼做。

[How To] 如何將Windows10的數位授權連結(綁定)Microsoft帳號?

前一篇網誌是我在2016年6月那時所寫的,轉眼間現在已經到了2017年年底,雖然中間也不是沒有興起想寫網誌的念頭,但那段期間的生活上也不像過去那般有餘裕,直到最近社畜的生活比較上軌道後,才有機會來想想要寫些什麼。 這次要介紹的是Windows10的數位授權連結,換句話說就是將使用者的微軟帳號( 申請新帳號 )與Windows10的授權綁定。這樣做對使用者會有什麼好處?在你未來要將安裝Windows10的電腦淘汰時,Windows10授權不再是綁定電腦的主機板,而是綁定微軟帳號,所以只要在將擁有Windows10授權的微軟帳號做為新電腦的系統管理員帳號,就可以在新的電腦上使用前一台電腦上的Windows10授權,當然前一台電腦將不再有Windows10的授權。有關 硬體變更(包括更換主機板)之後重新啟用Windows10 的相關說明可以參考微軟的這篇: 硬體變更之後重新啟用 Windows 10 。

[How To] 將手機分享的網路設定為計量付費連線,避免Windows Update吃光你的網路流量。(Windows10)

原本我的規劃是先寫Windows系統重設教學,但昨天發生了一件令人悲痛的事情,讓我決定先寫這個主題。 這裡先講一下事情經過,昨天我帶著筆電去參加教育訓練,接著像其他人一樣用手機分享網路供筆電使用,但是當教育訓練經過兩小時之後,Windows10突然跳出已經準備好Windows Update,電腦需要重新啟動的提示訊息。看到的當下眼前一片黑暗!所以Windows 10在我用手機分享網路給筆電時,默默地下載了Windows Update所需的檔案?可是我的手機並不是網路吃到飽啊!當下立刻用中華客服檢查 了這個月未出帳的網路流量,結果我當天就噴了高達700MB的流量!(我並不常使用筆電,所以累積了不少更新未下載。)

[SAS] Enhanced Editor小技巧

 使用SAS的人應該多少都有過一樣的經驗,那就是內建的Enhanced Editor用起來感覺沒有什麼特殊的功能,但其實這個文字編輯器也有許多和市面上其他文字編輯器一樣方便的編輯功能,只是使用者需要花一點時間來學習,接下來我們會介紹一些小技巧

[How To] VPN Gate:由日本筑波大學所營運的免費VPN服務

一般使用者會接觸到VPN,最常見的情況就是想訪問被封鎖的網站、匿名上網、又或者想使用某些限定國家或區域的線上服務、遊戲等等。如果使用者不想付費購買VPN服務,這時候可以利用筑波大學以學術研究為目的而營運的 VPN Gate 來達成,VPN Gate這項計畫的目的在於推廣「全球分散式公共VPN中繼伺服器」的相關知識,為此VPN Gate的中繼伺服器由世界各地的志願者所提供的,用戶無須註冊就能使用,並且支援Windows、Mac、iPhone、iPad、Android等不同的作業系統,連線方式除支援SSL-VPN協議(必須使用Softether VPN)外,各伺服器的維護者也能選擇是否支援L2TP/IPsec、OpenVPN、Microsoft SSTP等不同的網路協議,這次我要介紹的是透過Softether VPN Client搭配VPN Gate Client Plugin來進行連線的方法。

[How To] 在Windows10 家用版啟用本機群組原則編輯器功能(GPedit.msc)

一直以來Windows 10 家用版因為無法啟用「本機群組原則編輯器(GPedit.msc)」,使得不少要有GPedit.msc功能才能調整的設定。譬如Windows更新政策,就會受限於沒有GPedit.msc而無法調整,所以我都將Windows 10 家用視為閹割版,並不建議朋友購買,寧可多花一點錢買專業版。 小秘訣: 如何檢測Windows10的版本?以快捷「 WinKey+R 」叫出「執行」功能,並以「 winver 」關鍵字執行,就會出現「關於Windows」視窗,上面就有記載Windows10的版本。 最近因為 Windows 10 1809版更新的災情 鬧得沸沸揚揚,和朋友聊天的時候又聊到Windows10以來的這一連串災難,這時候我才知道原來我的資訊已經落伍了,Windows 10的家用版其實也可以啟用GPedit.msc,只是需要下指令來執行。今天我就來說明Windows 10家用版的使用者,該如何正確啟用「本機群組原則編輯器(GPedit.msc)」這項超重要的功能。

[How To] 關閉Windows 10檔案總管「最近使用過的檔案」功能

剛開始使用Windows 10的使用者,應該會發現檔案總管跟過去有點不同,一打開就會顯示「最近使用過的檔案」。如果電腦只有使用者自己在使用,那的確是挺不錯的功能,但如果是和家人共用的情況下,也等於是直接把最近開對於啟檔案的紀錄暴露出來,對於我這種害羞內向的人來說與公開處刑無異,是個絕對NG的功能。 因此這次就是要告訴各位要怎樣把「最近使用過的檔案」這個NG的功能給關閉,並且將檔案總管的初始畫面調整成過去使用者所熟悉的「我的電腦」。 ▲在未關閉「最近使用過的檔案」的情況下,檔案總管的初始畫面會如上圖這般。

[分享] 台北市長候選人政見懶人包─柯文哲篇

這篇文章在我心中其實已經醞釀很久了,雖然目前台北市的三位主要市長候選人都有在各自的官方網站上公布政見,但以我自己瀏覽的經驗來講,這些官網都沒辦法讓民眾很輕易地就找到其所重視的政見,在 連勝文的明日台北 還有 馮光遠的夯台北 網站上,甚至沒有提供站內搜尋的功能,在設計上非常社群網站。而候選人的政見也未必能透過新聞媒體很好的傳達給民眾,或者經由對手在新聞上的操作而受到曲解。 有感於此,為了讓台北市的選民能夠更方便的瀏覽三位主要市長候選人的各項政見,我開始著手製作各個候選人的政見懶人包,而首先完成的就是這篇柯文哲篇,而當柯文哲、連勝文與馮光遠三人的政見懶人包都完成之後,如果有額外的時間我會對這三位候選人共通的政見(譬如:居住問題方面的政策)進行比較。總之,由於我的目標是希望能夠傳遞正確的資訊,如果在政見整理時有所疏漏,煩請在底下留言,我會盡我所能地盡速更新。 最後,在你開始看這篇文章之前,我想引用 《談論價值的重要性》 這篇文章的其中一段話:「當以後別人告訴你,要當個理性的選民,要回歸政策去討論的時候,也許你可以告訴他,你很樂意討論政策,但在討論政策之前,也許我們應該先討論一下,這個候選人,他相信的價值,到底是什麼,他又為自己的理念,付出了哪些努力,因此讓你可以檢視,他的政策,全盤看下來,是否和他的理念相符。也讓你可以相信,他真的會按照這樣的理念,去推動他的政策。」。 本懶人包的所有內容皆出自於 柯文哲官網 以及柯文哲醫師的幕僚 潘建志醫師所建置的Tumblr 與 柯P新政推廣影片 。 政見目錄 衛生福利政策 02 安心外食 10 緊急照護 11 家醫制度 12 銀髮照顧 18 食安・10安 25 貼心的醫療 29 公益企業 教育政策 09 課後及寒暑假照護班 13 優質高中職 26 創新實驗教育 動保政策 22 打造友善動物城市 政府運作 01 i-Voting 03 參與式預算 交通政策 04 道路統一挖補 15 解救血汗計程車 16 公車路線大調整 23 發展完整自行車網絡 文化政策 17 文化自治 20 打造台北文化夢工場 21 讓流行音樂迎向下一個日出 觀光政策 19 觀光, 讓世界愛上台北 能源政策 14 先進節能城市 居住政策

[How To] 認識Windows 10內建的重灌功能 ─ 「重設此電腦」。

2018/11/5新增: 無法登入Windows10,「重設此電腦」的操作方式。 在Windows 8開始,Microsoft在Windows的還原選項增加一個叫做「重設此電腦」的功能,跟過去依賴還原點的「系統還原」運作方式並不相同。這裡先說明一下Windows「系統還原」的運作方式,Windows會在安裝應用程式、驅動程式、以及系統更新的同時自動建立還原點。如果遭遇到應用程式、驅動程式或者系統更新產生的問題時,就可以用系統還原的方式回溯到系統變更之前的狀態。 但要注意的是,這種還原方式並不會影響到個人檔案,所以當問題是發生在個人檔案時,因為系統並不會針對個人檔案的變動產生還原點,所以還原並無法解決問題,這也是為什麼由惡意程式導致的系統錯誤,用系統還原可能無法解決問題。 咳,有點離題了。總之系統還原是針對新安裝的應用程式、驅動程式,還有系統更新建立還原點。那如果最近沒有安裝新的應用程式、驅動程式還有系統更新,但電腦還是出了問題,那很明顯就不是系統還原可以處理的範圍,這時候我們就需要依賴Windows 8以後新增的「重設此電腦」這項功能了,登登登。

[How To] Fate/Grand Order (F/GO)引繼教學(日文版)

當你下定決心要跳入Fate/Grand Order這個錢坑手遊之後,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產生一組引繼碼。 倘若你手機遺失、手機損壞又或者是因為蘋果的惡意,要救回F/GO的進度時,輸入引繼碼就像是告訴伺服器,我就是某某某玩家,請把我過去的紀錄與這台手機連結這樣。如果沒有有效的引繼碼,就只能進行 帳號遺失申訴 ,這時就必須提供營運課金相關的紀錄(提供這個帳號曾經使用過已經無效的引繼碼也可),否則就無法證明帳號確實屬於你所有,救回帳號的機會當然也救大大地降低,所以當你確定你要好好的玩F/GO時,最重要的就是 建立一組引繼碼 。 不過千萬要記得 一組引繼碼只限使用一次的原則 ,引繼碼使用過後就必須重新產生一組引繼碼,接下來就說明取得引繼碼的相關步驟。